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东枣庄 佛光山 法云寺

佛光普照三千界 法水长流五大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释演悟又名圣初,字界鑫,号佛光沙门。2000年八月剃度出家,同年就读于苏州寒山寺佛学院、泰州光孝寺佛学研究社。幸遇胜缘于律宗第一名山南京大宝华山隆昌律寺圆满具足大戒。2012年毕业于山东大学宗教系,2014年於近代禅门泰斗虚云长老关门弟子绍云和尚座下,承沩仰宗第十代法嗣。曾先后参学东南亚诸方丛林,现主持修建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区佛光山法云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谈心的秘密  

2009-11-19 12:35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有时我们会听到有人如此地慨叹:“相识满天下,知己有几人?”我们虽然认识许多的朋友,但是真正相知的朋友有多少呢?人生能够拥有二、三知己,固然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乐事,而有一位与我们的关系最为密切的朋友,我们却忽略了他,不知道去了解他,那就是我们的心。我们对于这一位朝夕相处、形影不离的朋友究竟认识多少呢?我们对自己的心都不能了解,更期求了解其它的人,乃至一切宇宙众生。

  在佛经上记载有一则故事:有一天,心向自己提出抗议说:‘你每天清晨起床,我这颗心就为你睁开眼睛,观看浮生百态;你想穿衣,我就为你穿衣避寒;你想漱洗沐浴,我就为你净身,甚至大小便溺,我都毫无怨尤地帮助你。我们的关系如同唇齿一般的密切,凡事你应该和我有个商量,但是一旦要学道,你却背这个臭皮囊东奔西跑,忙忙碌碌向外攀缘寻找,而不知道反求于我,其实你所要追寻的道并不在其它的地方,道就在自己的心啊!’

  有一句佛偈说的好:“佛在灵山莫远求,灵山就在汝心头;人人有个灵山塔,好向灵山塔下修。”我们的心是一座充满宝藏的灵山,储蕴着无比丰富的资源,而众生愚痴,不知道开采自性宝藏,反而舍本逐末,向外寻找宝物。我们的心好比工厂,好的工厂固然能够制造优良的产品,而坏的工厂不但制出品质粗劣的货物,并且污染洁净的空气,带给社会莫大的公害,如何改善我们心的工厂,为社会提供精致的物品,是每个人不可忽略的事情。而要改造我们的心,必须将心中的秘密完全认识清楚,才方便驾驭,对症下药。那么我们心中的秘密究竟有哪里些呢?我分成四段来说明:

  一.心中有话口难开,心中有事人难猜
 a
  我们的心好比仓库一样,储藏许多的心事,这些心事有时候可以畅所欲言,向别人倾诉,可是有时候却很难表达出来。譬如我们喜爱一个人,作风奔放的人就直接向对方表露出来说:‘我很喜欢你、我爱你。’而性格含蓄的人,却羞于启齿,只能将这份爱慕之情,关锁在内心深处,正如一般时下青年所爱唱的一句歌词:“爱你在心口难开。”喜爱一个人固然很难说出口,就是怨恨一个人,怀疑一个人,嫉妒一个人,也很难让对方了解。隐藏在我们心中的秘密可谓千百万种,无法计算,而如何将这些心事加以疏通,或者巧妙地表达出来,不至于蕴积成病,泛滥成灾,实在是一种艺术,也是一种智能。

  过去有一个年迈的老祖父,茹苦含辛把儿女养大,但是儿女不肖,罔顾老父的生活,伤心的老人不便把家丑告诉别人,只好带着幼小的孙子流浪街头,老泪滂沱地对着童稚无知的小孙子喃喃自语,路旁的人看了非常惊异,就问他说:
  ‘老太爷!您对着这个小孩子说话,他能够了解吗?您究竟遇到什么不幸的遭遇呢?’

  老祖父涕泗纵横地说:
  ‘趁我现在还能说话的时候,我要把心中的秘密告诉各位,让世间上的人能够有所警惕!’接着就说了一首诗偈:
  ‘记得当年我养儿,我儿今又养孙儿,我儿饿我由他饿,莫教孙儿饿我儿。’
  这是一个老父慈爱子孙,有苦难言的心声。遭逢别人的拂逆百口莫辩的事例很多,而由于自己的悭心、骄心、害心、私心、恶心、野心等不良情绪作祟,不敢对他人言表的例子也不胜枚举。
  过去亚历山大当了希腊的国王,觉得希腊的国土狭小,于是率领军队四出攻打其它的国家,以开疆拓域,扬威宇内。当大军攻打到埃及首都开罗的时候,望着尘沙滚滚,一望无垠的大地,就问部下说:
  ‘再往西边攻打过去是什么地方?’
  ‘再往西去就是沙漠了。’部下回答说。
  亚历山大心头打了个寒颤,荒旷辽阔的沙漠不是人力所能征服的,于是决定率军回营,转而进攻东印度。到了印度,经过无数激烈的战役,终于攻入印度内部,越过了水流泱泱的恒河,亚历山大又问部下说:
  ‘过了恒河是什么地方?’
  ‘报告陛下!是一片广大的森林。’
  亚历山大听了,望着林木榛榛的森林又是一阵惊悸,觉得偌大的森林也难以横跨过去,只好对部下说:‘我们从印度河的方向攻过去,那里又通到什么地方?’
  ‘大王!再过去是深广无涯的汪洋大海了!’
  亚历山大此时信心尽失,痛哭流涕地说:
  ‘我无法实现统一世界的美梦了,我没有办法征服全宇宙,我更不能征服我自己的野心。’于是垂头丧志,铩羽而归。
  一个人的野心太大,欲火炽盛,往往会自伤伤人。我们的心中蕴藏许多的秘密,而这些秘密有时常把我们困扰得不得安宁,如何降伏心中的烦恼,找到一条安心之道,是追求幸福人生的门径。当初二祖慧可禅师往见达摩祖师,就是要祖师为他安抚这颗难安的心,心所以难安,是因为心中有无数的难言之隐,这个隐字就是秘密的意思,这些秘密只能留在自己内心深处,像蚕一样啃啮我们的心,而不便向别人言说,当然要痛苦不堪了!倘若一个人能够修持到“书有未曾经我读,事无不可对人言。”的境地,那么他的人生必定逍遥自在,了无挂碍了。心中没有秘密的人生,是个没有负担的解脱人生!

  我们对于那些身困牢狱,失去自由的人,常寄予无限的怜悯与同情,但是如果我们细心想一想,我们自己的心,未尝不是天天生活在自己所造成的监狱之中!过去有一个人向别人偷窃了两百元,二十年的岁月过去了,禁不住良心的谴责,鼓足勇气拿钱还给被窃的人家说:
  ‘二十年前我窃取你家二百元,今天特地加倍利息来偿还你二万元,请你务必收下吧!’
  年轻的主人听了,如坠五里雾中说:
  ‘我不记得你曾偷过我的钱。’
  ‘是你父亲在世的时候拿的。’
  ‘喔!我父亲已经过世了,过往不咎,你把钱拿回去吧!’主人婉谢了他。
  ‘你是你父亲的儿子,有权继承令尊的财产,这笔钱无论如何请求你收下。’那人心急地回答。
  两个人于是争执不下,一个坚拒不收,一个矢口要还,最后还钱的那人泪流满面地说:
  ‘二十年前我一时胡涂,犯下了这终生的污点,二十年来我惭愧不安,无时无刻不饱受道德良知的惩诫,囚禁在心的牢狱里已经整整二十年了。难道今日你还不愿悲愍我,接受我的忏悔,让我从心狱中挣脱出来,还给我一颗本来自由的心吗?’
  世间上有不少人像这位窃犯一样,形体虽然自由来去,但是心被私情私欲的枷锁所束缚着,失去了自由,这就是自由而不自由的人生。有的人虽然身系囹圄,却能够怡然自得,将铁窗的桎梏,发为潜藏自己养深积厚的助缘,这是不自由而自由的洒脱人生。自由与不自由,完全在自己的一念之间,心随境转则不自由,心能转境则能获得大自由,如何照顾好心,享受大自由,何其重要!

  禅宗三祖僧璨大师在其语录《信心铭》中有四句话说得很好:“至道无难,唯嫌拣择,但莫憎爱,洞然明白。”我们要追求至高无上的妙道并不困难,由于我们对宇宙万事万物产生拣择差别的心,才离道越远,无法了透至道的真谛,如果我们能将心中的贪爱怨憎等情识去除,以平等清净的心去观照一切,那么真理妙道就历历在目,鲜明可证了。

  有人常常慨叹说:“画虎画皮难画骨,知人知面不知心。”别人的心固然不容易了解,我们自己的这颗心又能掌握几分?我们的心瞬息变化,捉摸不透。如何才能使这颗浮荡的心安定下来呢?无门和尚有一首诗偈说:
  “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凉风冬有雪,若无闲事挂心头,便是人间好时节。”
  尽管时序上有春、夏、秋、冬的递嬗更替,人有东、西、南、北的奔波离异,如果我们能够将一切万缘放下,心中坦荡无物,自然有一番自在、潇洒的悠游境界了!

  二.心住何处难寻找,心是什么难捉摸 
  每一个人都有一定的住所,知道自己住在某某路几号几楼,只要循着住址去找,便很容易找到户口所在。但是我们的心究竟住在哪里里呢?却没有几人明白。有的人以为心就住在形骸里面,其实不然,有时候我们人明明坐在这里,而心却跑到千里以外去了。在《楞严经》里描述阿难尊者七处征心的事,我们的心究竟在身体之内?或者在身体之外?或者在内外之间?心虽然没有确定的场所,很难寻找,但是我们也一定要把它找到。心是什么?心究竟在思考些什么?认识自己的人,固然能够了然明白,不认识自己的人,也要设法洞悉心的真相。

  唐宪宗时代,从西天印度来了一位大耳三藏法师。大耳和尚道行高深,具有他心通,皇帝便派遣南阳慧忠国师去试验他的神通,慧忠国师见了大耳三藏,开门见山便说:
  ‘听说你有他心通,能洞悉他人心中的动态去向,那么你倒说说老僧此刻的心在哪里里?’
  大耳三藏看了国师一眼,不假思索就说:
  ‘哟呵!你是堂堂一国的国师,怎么跑到西川去看龙舟竞渡呢?’
  ‘那么此时我的心又到了哪里里?’
  ‘和尚怎么又跑到天津桥上看人弄猴狲呢?’
  ‘你再瞧瞧我的心现在究竟在何处呢?’
  大耳三藏再度进入禅定之中来观看国师的心,但是任他如何的观照,都无法知道国师的去处,慧忠国师于是喝斥道:
  ‘你这种他心通不能透过性体,从根本去认识我们的心,充其量只不过是野狐禅的伎俩罢了!’
  我们的心一会儿西川,一会儿东壠,南北奔窜,究竟安住在何处呢?大略归纳起来,我们的心就住在以下三个地方:

  (一)心住在五欲六尘
  人心最难驾驭的就是五欲尘劳,心之所以漂泊不定,即发端于对五欲六尘的追逐。佛经上有所谓十二处的说法,指的就是六根六尘,六根攀缘六尘,产生种种的执取造作,痛苦于焉形成。《心经》上说:“无眼耳鼻舌身意”,我们的六根眼耳鼻舌身意,由因缘和合而成,只是一种形相的假合,没有实体自性,但是我们的心愚闇不明,终日在色声香味触法等六尘上盘桓,眼喜爱美色,耳喜听佳音,鼻喜闻香味,舌喜尝肴膳……而这外界的六尘千变万化,难以把握,心也只有跟着上穷碧落下黄泉,动荡不安了。如果我们能够“照见五蕴皆空”,把心从根境的虚幻之中超拔出来,自然能享受大自在。

  (二)心住在天堂地狱
  当我们翻开电话簿查阅某人的通讯处时,可以发现到地址有分布于都市乡村之别,不仅人的住处有热闹喧哗的都市与幽静僻远的乡村之分,就是人心的住所也有天堂与地狱的不同。当我们清晨起身,鸟鸣于窗,花香飘室,精神为之一爽,此时心如晴空明镜,纤尘不染,宛如生活在天堂一般愉悦。但是吃饭的时候,看到菜肴不合口味,便生怨憎,倘若有人又对我们出言不逊,就更加愤懑难平,此时心就掉进大热地狱,受瞋火煎迫。我们的心刹那间,忽而逍遥于天堂,忽而沦落于地狱,上上下下,载浮载沈,好不痛苦,究其原因,完全是由于一念无明所成。如果能够善护心念,便能常住天堂,获大快乐。

  (三)心住在十法界、一念之间
  天台宗说:“一念三千,百界千如。”心就住在十法界之中,所谓十法界就是佛、菩萨、缘觉、声闻、天、人、阿修罗、畜生、饿鬼、地狱等十种迷悟境界,而每一法界各具十法界,是为百界;每一界又各具十种事理,即为千如;器世间、众生世间、智正觉世间一一具有千如,合为三千。

  有一句话:“心如平原走马,易放难收。”我们的心就像脱缰的野马,到处奔窜,我们的心在宽阔浩瀚的法界中奔驰,如果没有一个依止凭借的地方,如何能安定下来呢?那么我们的心究竟要系止于何处呢?迷乱、觉悟与否,就在我们一念之间。天台家说只要我们稍一动念,包罗万象的三千大千世界诸法,就一一浮现在我们眼前。譬如饥便思食,寒即欲衣。而有些人不能摄护正念,任凭妄心浮动,看到别人华厦轿车,便嫌自己屋子简陋,车子破旧,甚至铤而走险,作奸犯科,这一切都导源于一念之差。

  从前有一个人和乡人逃难来到了外地,不巧当地又碰到兵荒马乱,只剩下一座空荡荡的城堡。数日来寸米未进,正在饥饿难当的时候,忽然看到一片果园,大家争先恐后摘取果实来充饥,只有此人纹风不动地坐在树下,有人于是问他:
  ‘你怎么不摘果子吃呢?难道你不饿吗?’
  ‘这果园有主人,我虽然饥肠辘辘,怎么可以偷吃有主之物呢?’
  ‘唉哟!现在是什么时候了,还管他什么主人不主人的,也许这家的主人也逃难去了呢?’
  ‘这园子的主人虽然逃难去了,但是我不能欺骗心中的主人。’
  有的人一生的清白往往毁于一念的无明,而铸下终身的憾恨。我们成圣成凡与否,就端看我们如何摄持正念,时时与正道相应,而不逐尘随浪,忘失本心。
  现在科技文明发达,电脑普遍运用于我们日常生活之间,电脑虽然能够收纳各种方程序,说明千变万化的事事物物,但是却无法臆度出我们这颗变幻莫测的心。那么我们的心究竟是什么呢?在佛经里谈论心的地方不胜枚举,我仅举出十种来说明:

  1.心如猿猴难控制
  古人形容心说“心猿意马”,心就像活泼浮躁的猿猴,生性好动,活蹦乱跳于林木之间,片刻无法静止。

  2.心如电光刹那间
  心如电光石火,迅速无比,动念之间,驰骋宇宙寰宇,毫无障碍。譬如动念想去欧、美游览,心中马上浮现欧、美的景致,彷佛身历其境一般。其速度之快,甚至电光也比不上。

  3.心如野鹿逐声色
  野鹿在荒野上奔跑,口渴了想喝水,便极尽其所能,四处追逐寻找草原。我们的心就像野鹿一样,难以抵抗五欲六尘的诱惑,终日汲汲营营于声色犬马。

  4.心如盗贼劫功德
  根据经上的描写,我们的身体是一座村庄,五根是门户,而心是这个村庄的盗贼,窃取我们辛辛苦苦积聚的善事功德,使我们身败名裂,白璧染瑕。王阳明先生曾说:“擒山中之贼易,捉心中之贼难。”我们如果能驯服心中的盗贼,使它归化柔顺,便能做心的主人,长养无上的功德。

  5.心如冤家身受苦
  心是我们的冤家仇敌,专门替我们制造烦恼,使我们受种种的痛苦剪熬。经上说:“罪业本空由心造,心若亡时罪亦无。”所谓罪业深重是就形相而言,彷佛真实存在,但是就其本体而言,一切诸法皆空无自性,因此罪业也是因缘和合而生,无自性空,不是永远如此无法改变,只要挚诚恳切忏悔,便可去除。我们的心本具佛性,清净自在,却因种种妄念,使我们的躯骸受苦受难。如果能够泯除我们的妄心杂念,这个冤家便能与我们化敌为友,情同袍泽。

  6.心如僮仆诸恼使
  心像僮仆,受到客尘的驱使,向外攀逐,产生种种的烦恼。经上说我们的心有三毒、五盖、十结、八十八使,乃至八万四千烦恼,这些覆盖、结使,都能蒙蔽我们的智能,束缚我们的心灵,使我们的智能失去清明,使我们的心灵不得自在。如何转心的仆役为主人,就看我们如何对心下功夫了。

  7.心如国王能行令
  心是身体的国王,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力,能够统帅行权,指挥一切,指示我们的眼耳鼻舌身意,产生感官、认知的种种作用。

  8.心如泉水流不尽
  李白诗:“黄河之水天上来。”我们心中的活水就像解冻的长江黄河,汨汨不绝地流着。当世界的能源一旦短缺,人们便向深山开采矿产,或向海洋探取资源,甚至开发太阳能,但是人们往往忘了我们心中这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源源活泉,如果能有效地运用我们的智能源泉,将可免除匮乏的忧惧!

  9.心如画师描彩画
  《华严经》上说:“心如工画师,能画种种物。”我们的心如善画的画家,手握彩笔,能够描画出种种的图画来。心中希圣求贤,自然能浮现圣贤的风貌;心如凶神恶煞,面容便如魔鬼罗刹一般的狰狞,所谓“相随心转”,就是此意。
  过去欧洲有一位艺术家,要画一幅耶稣的画像,由于耶稣是上帝的儿子,代表着神圣的形象,应该画得庄严肃穆,因此这位画家便四处寻找一位相貌很好的模特儿,千寻万觅,终于找到了模特儿,并且完成了这幅千古佳作,受到举世的赞扬。过了几年,有人提议光有这幅唯妙唯肖的耶稣画像还不够,不能显现耶稣的伟大,如果再画一张魔鬼撒旦的像和他相比照,效果一定更好,可是面貌长得像魔鬼的人要到哪里里去寻找呢?最后只好到监狱找一个面相凶恶的囚犯为对象。当画家为他画像时,这个囚犯突然掩面哭泣起来,画家就问他说:
  ‘你怎么哭了呢?’
  ‘我是触景伤情,忍不住悲伤才哭的。’
  ‘你有什么哀情吗?’
  ‘几年前我也曾经当你的模特儿,想不到数年后我又遇到了你,可是人生的境遇却完全两样!’原来这个囚犯就是充当耶稣画像的模特儿,画家听了大吃一惊说:
  ‘你的像貌怎么变得如此凶狠可怕呢?’
  原来这位囚犯当时得了这笔奖金,吃喝嫖赌,做尽坏事,甚至以身触法,坐进牢狱,相貌也因此变凶恶了。
  有人说心如其面,我们心是善的话,面貌自然慈祥可亲,我们的心是恶的话,自然面目可憎可怕了,不知道握住彩笔的各位,要为自己画出如何美丽的心相图画?

  10.心如虚空大无边
  心的本体本来如虚空一般广大无边,能够涵容万物,包并天地。经上说:“若人欲识佛境界,当尽其意如虚空。”虚空至大至广,找不到涯岸;虚空成就万物而毫无执取。我们要了解诸佛的境界,便应该将心扩充如虚空那么无边无际、无牵无挂,才能包容宇宙万有,覆荫一切众生。
  金碧峰禅师世寿已尽,阎罗王派遣鬼卒来捉拿他,奈何禅师在甚深禅定之中,捉拿他不得,鬼卒于是偷走禅师最为喜爱的钵,引诱禅师出定,禅师终于彻悟贪着的可怖,把钵摔破,并且说了一首偈语说:
  “若人欲拿金碧峰,除非铁链锁虚空,虚空若能锁得住,再来拿我金碧峰。”
  虚空无形无相而无所不相,不是有漏世间的锁链所能锁得住的,一个人如果能把身心提升如虚空那样辽阔无阂,还有什么能奈何得了自己呢?
  三.心生万物随识变,心有宝藏体无穷 
  经上说:“心生万法生,心灭万法灭。”世间上的一切现象,不过是我们的心识所变现的假相而已,本来空幻的事情,由于心念的活动,能生起种种的幻象;已有的幻象,由于心念的平息,也能归于止灭。譬如黑夜走暗路,看到地上的粗绳,以为是巨蟒蟠踞;听到树上沙沙的响声,以为是鬼魅哀号。古人说:“心不在焉,则视而不见,听而不闻。”如果能够去除心中的疑惧,一切事象只不过如杯弓蛇影般虚幻,是吾人妄自造作罢了。
  过去印度有一位国王想测验心的力量究竟有多大,于是派人到牢狱里抓来一位人称擎钵大臣的死囚,并且对他说:
  ‘现在你就要被判死刑了,不过我可以给你一线的生机,如果你能依照我的话,手捧着一碗油,顶在头顶上,在城内的大街小巷绕行一周,假如你能够不洒落一滴油的话,我就赦免你的死罪。’
  擎钵大臣在绝望之中,突然看到一线的曙光,欢喜不已,于是小心翼翼地顶着一碗油,履冰临渊般地绕行于街衢,但是国王为了考验他是否专心一意,派人在街道各处布置了种种的奇观杂玩,并且挑选国中的美女,在擎钵大臣行经的路旁奏着美妙的音乐,轻歌曼舞,企图分散他的注意力。擎钵大臣面临生死关头,目不斜视地盯着头上危颤颤的油,心无旁鹜地举着沈重的脚步,一切喧哗的声音、美丽的景色,彷佛过眼云烟,一点也引诱不了他,终于平安地绕回宫中,竟然没有洒出半点油,国王就问他说:
  ‘你在绕街时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?看见什么动静?’
  ‘没有啊!’
  ‘你难道没有听见悦耳的音乐,看见动人的美女吗?’
  ‘回禀大王!我确实什么也没有听见,什么也没有看到。’
  原来擎钵大臣为了求得活命,全神贯注于顶上的油,周遭的喧闹都充耳不闻,视而不见了,由于他的专心,因此保住了生命。从这则故事可以了解如果我们牵系于声色犬马,心自然随着声色犬马而浮沈不定,但是如果我们热爱生命甚于声色犬马,那么光怪陆离的浮世又能奈何我们?同样的当我们面临大限之期的时候,修持净土法门的人能够如擎钵大臣一样,一心不乱系念于佛号之上,由于畏死心力猛健,超过累劫所积聚的力量,自然得以往生极乐国土,心力的强大可见一斑。
  有一个医生为了了解人类心理活动的变化,特别到监狱里对一个被判决死刑的犯人说:
  ‘你已经被判处死刑了,刀剜枪决的死法实在很痛苦,倒不如躺在床上,我以针筒一点一滴慢慢抽完你的血液,无声无息地死去来得安稳无惧!’
  这个死囚一听,与其怀着恐惧痛苦地死去,不如不知不觉安然地离开人间,于是接受医生的建议。其实医生并没有抽取死囚的血液,他在死囚的耳朵旁边放置一个水桶,并且接了一条水管,水流入桶中,发出滴答滴答的响声,彷佛血液答答的滴落声。医生凑近死囚耳畔,催眠似地告诉他:
  ‘唉呀!你的血一滴一滴不断地流出来了,你不要害怕,安心地死罢!’
  死囚紧闭双眼,听着医生的描述,心想:‘我的血快要流乾了,我就要死了。’忽然觉得自己头晕目眩,身体渐渐虚弱起来。死囚就在自己那殷红的血液慢慢乾竭,生命渐渐枯萎的想象中无疾地死了。我们的心不仅能左右我们的行为,有时更能主宰我们的生命。根据医生们的说法,人类有许多的疾病是起因于心理上的不健全,所谓“心病还需心药医”;反之,有些人虽然罹患绝症,由于求生意志强烈,却能克服病魔,不药而癒,心力之巨大,可以想见。像这位死囚对于子虚乌有的事情,由于起心妄念,终于在自己的猜想疑惧中丧失了生命,平时我们对于这颗虚妄不实的心,怎能不善加照顾,使它趋入正道,不致偏失呢?本来没有的事情,由于疑心、惧心的作祟,固然能产生草木皆兵、鬼影幢幢的幻景,但是由于信心、坚心的鼓舞,也能化险恶为平夷,死里重生。
  有一位旅人出外行商,跋涉于崇山峻岭之中,不小心掉入黑暗的洞窟里,荒山僻野,人烟罕至,眼看自己将埋骨在这里,商人心急如焚,不知如何是好。抬头看去,头顶上那块小小、圆圆的蓝天,有白云飘逸,丽日悬挂,好不悠闲,商人垂首一想:我不能死在这里,我要上去!我要上去!说也奇怪,当他如此专心思想的时候,双肩彷佛长了翅膀,身子轻飘飘地腾飞起来,飞出了阴暗的幽谷,飞上了光明温暖的草原。由于他一心想飞出深坑,别无杂念,信心使他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力量,终于解救了自己的生命。在佛教有名的论书《大乘起信论》中,曾经将我们的心分为二门,一为清净的真如门,一为染污的生灭门。超凡入圣,成佛作祖固然是这颗心,沈沦迷堕也是这颗心。事实上心本来没有染净的分别,染净也不是两件事情,好比本来平静的水面,受到和风的吹拂,泛起粼粼的波浪,水和波不是两样东西,水受风生波,风平则静止如水,水为波之体,波为水之相,两者二而一,一而二,不能截然分割。我们如果能够妥善地护持这颗浮荡不定的心,任他无明的八风如何吹拂,也能够对境不迷,如如不动,那么自然风平浪静,菩提明月映现水中了!

  我们的心蕴藏无限的宝藏,能够变现种种的东西,所谓三界唯心,万法唯识,世间一切的现象,不外是我们心灵活动的一种影像,一种投射。心彷佛善画的绘画家一样,一管彩笔在握,能够画出种种缤纷美丽的图案,我们看看有些动物昆虫为了维护自己的生命,随着生存环境的不同,而将自己的身体绘成和环境相同的颜色,藉着这层保护色,以避免外境的伤害。所以即使动物鸟兽,为了延续生命,他们的相便能随心转化,心的功用变化,征诸于自然万物的事例,也可以略知一二。

  山河大地乃至一切万法都是唯心所变,唯识所现,这个道理有时却很难为一般人所信服,然而佛教之所以胜于世法,便在于佛教之使用“心力”,是超科学的,是出世的:像明代的莲池大师,便以善用“心力”闻名,据《高僧传》记载:明神宗万历十六年,夏秋之间,杭州府城及其附廓之地,发生了大瘟疫,人畜死亡枕藉,日毙千人;杭州太守余良枢召集了全州医生急救,都无法遏制,疫疠流行,不但处处尸陈,连医生都一个个倒了下去,令官府束手无策。就在满城哀号呻吟时,有人献策:
  ‘只有请云栖寺的莲池大师,用念佛诵经来禳除灾凶了!’

  话一出,立刻有人附和:‘是啊!他曾以愿力驱虎、求雨,都能实现,那么,以愿力禳疫,或许能救满城生灵呢?’
  余良枢太守于是诚心诚意斋戒沐浴,恭请莲池大师移驾杭州灵芝寺,将一切苦境相陈。莲池大师听说后,颔首道:
  ‘这是仁心仁术,心宏愿大,疫疠是可以禳除的,因为誓愿和修行并作,在太守方面发誓愿,在我个人方面作修行,两种心力合而行之,自然可以成事!’
  于是立刻搭盖法坛,以莲池大师为主坛,领导云栖、灵芝两寺法侣及许多善信,进行禳疫袪疠的法会。说也奇怪!法会举行不过片刻工夫,回城来报死而复苏的病人已有多起;又一会儿,一些辗转床第奄奄一息的人,忽然呕泻俱止;不数日而杭州府城疫疠全消,四境哭声俱息。成就了“以心转境”的无上妙法。
  我们的心有不可思议的妙用,不是常识可以判断,也不是感官经验可以臆度的,科学上一切神乎其神的发明,不都是心所创造出来的吗?动物、植物界本来没有的新品种,我们的心不是加以培育出来了吗?甚至试管婴儿的成功,证明连人类的生命也可以随心所欲加以改造,心的功能之大,潜力之巨,实在不可管窥。柴陵郁禅师悟道后,曾说了一首诗偈:
  “我有明珠一颗,久被尘劳关锁;
  今朝尘尽光生,照破山河万朵。”
  我们的心本来具有无限的潜能,蕴藏无尽的宝藏,但是由于无明造作,纷逐于五欲尘劳,使明镜般的清净自性,失去了光明,不能发挥应有的功能。我们应该以智能之光,照破心中的一切迷妄,涤尽心中的所有污垢,将心中所含蕴的“佛的性能”──佛性,完全地显露出来,才是善于知心、用心的智者。

  四.心病还需心药医,心住平常莫迟疑 d

  现代的医药发达,各种各样的药品无奇不有,表示现代人所患的毛病之多,已经到了史无前例的状况。我们生理上有所谓的癌症,心理上何尝没有不治的绝症呢?贪、瞋、痴、慢、疑就是不可等闲视之的病患。身体上有了疾病,不仅要打针吃药加以治疗,还要吃补药滋养,但是心理的毛病,有多少人知道去诊治呢?中国有一句俗话说:“药石医假病,真病无药医。”所谓的真病,指的就是心病。事实上许多的疾病是导因于心理作用,最浅显如肠胃病,百分之八十以上和情绪脱离不了关系,如果我们能够常常保持心平气和,许多的疾病自然能够不药而癒。

  心理上有了毛病,要用什么心药来医治呢?佛陀说了八万四千种法门,就是为了对治我们八万四千种顽强的心病,譬如贪病若不持戒律以去除,心必定随着贪欲四处纷飞奔逐;瞋病若不修禅定以根治,心则生活在焚烈的火焰之中,很难做到“如如不动”的境界;而痴病唯有智能才能治疗,“痴”并不是一般所谓的白痴,从“痴”字的构造来看,痴不是没有知识学问,而是知识学问有了偏失,产生魔障,也就是世间上一般有分别的聪明才智,这种世聪俗知如果运用不当,如虎添翼,对社会人群的危害力更大,“盗亦有道”就是最好的说明,而佛教所追求的是如日一般光明净澈的智能,智能能够照破痴暗的无明,让我们的心恢复光风霁月的本来面目。

  我们的心除了贪瞋痴三毒的重病之外,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疾病需要去净化、改造、征服,佛法告诉我们要治心一处,现在我提供几个治心的方法给各位参考:

  (一)以静心对动心
  现代人患了一种浮躁不安的通病,终日恓恓惶惶,不知道生活的目的。我们的心一浮动,彷佛平静澄清的湖面,忽然被人投下巨石,泛起阵阵的涟漪,不能如实地映照景物。佛经上说:“静心投入乱念里,乱念全入静心中。”静心彷佛明矾,投入乱念的浊水之中,霎时污垢沈淀,清澈见影。我们在每日的生活中,不能没有几分钟的静心时间;在一星期的工作里,不能缺乏涤清尘虑、自我宁静的训练工夫,知止能定,我们胸中的湖泉,才能源源不断地流出活水。儒家说:“定而后能静,静而后能安,安而后能虑,虑而后能得。”佛教则说禅定中可以发为无上的智能。孟子求不动心,孔子说他“四十而不惑”,不惑就是心无执迷、毫无疑惑的意思,也就是不动心的境界。甚至证悟的佛陀每天也不忘瞑思,深入禅定之中,何况是凡夫的我们,不能以静心来对治动心,只好如浮萍飘蓬一样,竟日随境逐荡了。

  (二)以好心对坏心
  我们的心时而圣贤时而恶魔,浮浮沈沈,好好坏坏。好心一起,万事一切如意,恶念一生,百万障门就启开,因此我们要摒除坏心、摄护正念,培养佛菩萨对待众生的心。在诸佛菩萨的心目中,众生就像染有重病的小儿子,要竭尽所有心思来呵护他、照顾他。我们如果能以慈母疼爱孩子的心来对待一切的人,就能泯除自他对待的关系。慈母怎样爱护他的孩子呢?我举一则感人的故事给各位听听:
  有一对青年男女感情亲密,情投意合,男方就对女方说:‘我要娶你为妻。’
  ‘你要娶我可以,但是我有一个条件。’
  ‘别说一个条件,就是十个、一百个条件,我全部答应你。’男方百般依顺地回答她。
  ‘我这个条件很难办到,听说你的母亲是位慈祥的好人,我要你挖出她的心做为迎娶我的聘礼。’
  这个孝顺的青年一听如晴天霹雳一般,心想母爱如昊天渥泽,怎么能够为了私情私爱,伤害母亲的生命呢?
  ‘你的条件太苛刻了,我不能答应你!’青年斩钉截铁地拒绝了,两人辛苦培养的感情于是决裂。几天过去,相思的痛苦紧紧地啃噬着他,孝顺母亲的心终于敌不过儿女情爱的纠缠,一夜,趁着老母亲熟睡的时候,狠下心肠挖出母亲的心,要把这颗温暖、温热的心,献给自己的心上人。
  夜黑风高中,青年捧着母亲的心,仓惶惊惧地向前奔跑,环顾四周,彷佛鬼魅幢幢,脚下一慌,跘倒在地上,翻了几个筋斗,手中捧着的慈母心也跌落在地上,滚了几圈,母亲的心摔在地上,痛苦难当。青年惊魂甫定,正要爬起来的时候,母亲的心竟然以一种无限关怀,充满爱意的声音说话了:
  ‘儿子啊!乖乖!你刚才跌倒了,有没有摔疼呀!’
  这就是只求奉献牺牲,不冀回报给予的慈母心;这就是虽然遭受伤害横逆,也能够仁慈宽容的慈母心。每个人若能持有母亲的心,进一步具备佛菩萨的心,那么人格的升华,心灵的净化,就能一一实现了。

  (三)以信心对疑心
  怀疑也是根本的烦恼之一,世间上有不少的悲剧导因于猜疑:怀疑朋友对我们不义,妻子丈夫对我们不贞,亲人对我们不友爱,疑念一起,如绳缚身,寸步难行。过去有一个人家丢了一把斧头,心中怀疑是被隔壁邻居偷去,眼里看他的手像偷斧的手,走路像行窃的样子,邻居对他友善,像企图掩饰的神情……等到真相大白,原来斧头是自己放错了地方,并没有遗失,这时再反观邻人,一点也不像盗窃。我们对人产生了猜忌,彼此之间就形成了隔阂,不能沟通;我们对于真理生起了疑虑,真理怎能流入我们的心田,感应道交呢?《大智度论》说:“佛法如大海,唯信能入。”唯有以信心的手,才能采掘佛海的宝藏。

  (四)以真心对妄心
  经上说:“心中有佛离心念,念得心空及第归。”我们的心纷纭虚妄,要以正念的真心来对治。什么是真心呢?就是泯除差别,平等一如的佛心,以佛心的真实来对治虚妄心;一旦虚妄心去除了,连真实心也要扬弃。妄固然要舍,真也要舍,所谓得意忘言,上岸舍舟,才不会落入新的执着中,与真正的般若妙慧契合。

  (五)以大心对小心
  经上形容我们凡夫的心说:“易涨易退山溪水,易反易覆小人心。”浅狭的小溪容纳不下大水,当潮水高涨的时候,马上向四处流溢;潮水涌退了,又留不住滔滔的江流,只剩下一湾浅浅的水濑。不像大海能够藏污纳垢,汇集百川而不改原味。我们的心也要像大海虚空一样,荣誉宠渥固然能接受,毁谤打击也能包容,荣也不曾增,辱亦不曾减,任他浮云飘过,舟筏破浪,也不随境而轮转。

  (六)以无心对有心
  永嘉大师在他的证道歌中说:
  “恰恰用心时,恰恰无心用;
  无心恰恰用,常用恰恰无。”
  有所用心则有所牵系,有所执着,有所对待;无所用心,心才能扩大;虚空所以为大,因为它的空无。无心则不为一切万法所系缚,而无处不住,无处不自在。如果能以无心对治吾人对于世间假有、虚有的妄执,便能享受随缘放旷,任运不系舟的逍遥!

  (七)以永恒心对无常心
  佛教说诸行无常,世间的一切固然无常多变,我们的心更是如“水上打毛球”,念念生灭不停。古人说:“人心惟危,道心惟微。”我们的心攀缘尘境,六道之中轮转不息,而我们的善念就像那春天刚刚萌芽的纤细嫩苗,经不起风雨的一番吹打就夭折了。佛门有一句话说:“学佛一年,佛在眼前;学佛三年,佛往西天。”有些人兴致勃勃发心学佛,但是禁不起境界的考验,五分钟的热度一过就退转了。《华严经》上说:“初发心便成正觉”,初发心菩萨的心等同佛心一般的清净,但是如果不能进一步发恒常心,保持初心不退,所谓“不忘初心”,充其量也不过是露水道心罢了!

  (八)以平常心对好奇心
  禅宗说“平常心是道”,又说“日日是好日”,真正的禅趣就在我们看似平淡无奇的日常穿衣吃饭之中。佛法不可以好奇心探求,所谓“奇”则神奇怪异不平常,只能偶而行之,偶而得之,而佛法是我们生活中不可须臾废离的粮食,如果抱持奇异心来了解佛法,只有与道相悖愈远。“平常心是道”就是要我们随时随刻都不可与道相违,日用六时生活在真理之中,吃饭睡觉固然是修行,大小便溺何尝不是修行呢?唯有平常心才能与佛法真正契合一起。

  今天和各位在这儿谈心的秘密,事实上心有许多的秘密不是我们三言两语所能说尽的。马祖道一禅师到南岳怀让禅师那儿去参学,有一日南狱看到马祖在打坐,就问他:
  ‘你打坐做什么呀?’
  ‘学做佛呀!’马祖回答。

  第二天南岳禅师拿了一块砖头很用心搓磨着,马祖就问道:
  ‘和尚磨砖作什么呢?’
  ‘把砖块磨成镜子呀!’
  ‘砖头怎么能磨成镜子呢?’马祖迷惑地反问。
  ‘喔!磨砖不能作镜,那么坐禅怎能成佛呢?我且问你:牛拉牛车不走,你是打牛呢?还是打车呢?’马祖听了之后,当下豁然开悟:真正的禅坐不在形体的枯坐,而在心地上用功夫,“坐破蒲团不用功,何时及第悟心空?”我祝福各位都能够彻知你们心中的秘密,并且善用心中所蕴藏的宝藏。祝福大家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7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